可能再也找不到这样一群做原创漫画的人了

0 Comments

尽管金刚芭比哪吒和他那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的托塔天王父亲仍旧能代表我的一部分青春,但就像我记忆中的其他碎片一样,终有一天会在福尔摩斯所描述的大脑图书馆里被我不自觉的遗弃,然后又在某个时间点开始四处翻阅寻找。

比起摆在隔壁的《国产游戏》《国产动画》而言,这本书似乎不曾有过高潮部分——也就是所谓的“黄金时代”。

可能有老大哥们觉得不置可否,在他们记忆中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学校课堂上偷偷传阅的翻到纸边发烂的“小人书”,和学校附近那个专门租连环画,交上一毛钱便可以坐在板凳看一整天的小摊就是国产漫画的黄金时代。

他们可能还记得1993年8月的北京中关村图书市场,那本在书商手中“一书难求”国内第一本全部采用日式分镜表现手法的漫画杂志《画书大王》。对于这本造成轰动效应的“画王”,即便官方紧急加印再加印,依旧拦不住国内漫画读者的热情。创办人王庸声先生在二十年后,仍记得当时的情景:“各地读者来信也随之雪片般飞来。”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连环画上粗糙的画面可能会让新千年的朋友们无法接受,或许他们会认为,那个时期百花齐放的漫画杂志才是国产漫画的黄金时代,其中以所有人都想整一本但苦于区别于《意林》《读者》那花哨的封面,不方便在家里隐藏的《知音漫客》为首。

在纸媒已显颓势的时候,有妖气、动漫之家等互联网漫画平台揭竿而起,扛下了“国产漫画”的大旗,区别于着重运营社区的动漫之家,更加注重于原创的有妖气成为了许多年轻人的心头好,我也是其中一员。

但就像我开头所说,在我认为的从未有过“黄金时代”的国产漫画中,有妖气可能也只是一个名气大点的过客,只不过他的确在一个年代的少年少女中留下了回忆。

如今,随着一纸“公文”——甚至都不是网站上的公告,而是更容易被人所关注的一条便于转发的微博,有妖气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没带走一片云彩”。

2006年4月15日,25岁的周靖淇创建了有妖气。起初有妖气只是动漫交流的平台,周靖淇——也就是后来的妖气君,为了方便分享交流国内外的漫画资源,妖气君将自己收藏的国内外漫画有妖气网站上,与同道交流。

妖气君将每天维护网站、更新漫画的感受和想法记录下来。这些记载了妖气君心血的日记感动了网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网站,无偿地维护有妖气的运营更新。

在妖气君的小屋子里,越来越多的好点子迸发出来,一群年轻人就这样有了做网站的经验,于是在2009年6月,得到了盛大文学的赞助,有妖气开始慢慢的商业化运作,也定下了网站持续到如今的方针——做原创漫画。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大家习惯称呼的有妖气,实际上只是网站的简称,将“原创漫画”四个字加进网站名字里的妖气君,就这样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有妖气直到宣布关停的前一秒,依旧是国内最为专注在扶持中国原创漫画的互联网平台,也是国内唯一且最大的纯原创漫画网站。

如果说这时的有妖气,还只是个草台班子,和其他用爱发电或者说同好组织(比如说某个如今做大做强的Mikufans)没什么不同,那么在随后几年中拿出来的作品就让所有人都不得不认识这个有野心的妖气君和他的有妖气。

2009至2011年,大量知名原创漫画大神的潜心创作,使有妖气在短时间内涌出了大量优秀作品,在足够硬的质量兜底的情况下,有妖气稳稳的站住了脚跟,打响了招牌。

这件事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对于刚刚成立的有妖气来说,找到足够多足够优秀的漫画创作者们是件非常关键的大事,但由于动漫平台的画师一直处于漫画作者鄙视链的下端,所以在那个时候找个合适的画师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不过有妖气这样完全追求“原创”的漫画平台依然打动了不少创作者,很多有理想、有追求的创作新人自然也愿意入驻有妖气。2010年,一位名叫陈学良的年轻人来到有妖气,并以寒舞这个笔名开始尝试连载他的漫画——《十万个冷笑话》。

而在漫改动画这一方面,有妖气也是走的最早的那批。2012年,作为有妖气的首部番剧,《十万个冷笑话》播出,累积网络播放量超过30亿次。两年后,又再次作为国内第一部院线上映的漫改电影(如果不是有喜羊羊和熊出没大电影,这里可以说是国内第一部动画电影),《十万个冷笑话》票房轻松破亿,给有妖气的传奇故事再次填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十万个冷笑话远远落下了同时上映的两位动画兄弟:《龙骑侠》和《闯堂兔2疯狂马戏团》

《闯2》1800多万元、《龙骑侠》800多万元,在当时任谁也想不到这是动画电影能做到的成绩

有妖气给了漫友一个无门槛的创作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所有人都可以上传自己的原创漫画,类似于如今的起点、飞卢等网络文学平台。而根据漫画的点击量等条件,好的漫画作品作者还可以拿到一定数额的奖金,成为有妖气的签约作者。

但就像世界上每一个完美的故事都只存在于童话书里,有妖气如今的关停也证明了这一切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有妖气自家创办的杂志《HI!漫画》,依旧有声有响的活着,《雏蜂》等一系列声名大噪的作品也开始按部就班的连载上去,隔壁的《知音漫客》即便受到了新兴势力《神漫》的影响,也在2010年与唐家三少与知名漫画家穆逢春达成合作上线了漫画版《斗罗大陆》——漫画版《斗罗大陆》也被称为第一部在大陆最获成功的小说改漫画作品。

2014年4月,有妖气拿到千万级别的盛大资本B轮投资时,以原创条漫为主营业务的快看漫画APP上线,用户很快就突破了百万大关,随后紧随而来的哔哩哔哩、腾讯动漫等如今的“巨头”也纷纷入驻漫画APP,有妖气擅长并引以为傲的漫画平台时代结束了,有妖气只能将精力从统治地位的漫画平台,转移一部分到自家的有妖气APP上。

上线万次的下载,屡次登上App Store免费总榜第一,作品《快把我哥带走》首印10万册

除了大环境使然,画师的出走,新IP开发潜力不足也是有妖气要面临的“烈日”。

如今你打开有妖气的榜单,会发现《镇魂街》《雏蜂》《虎X鹤 妖师录》依旧是有妖气排名前三的作品,“后继无力”四个字就差直接写在图片上面了。

随着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接近10亿的票房,加上将这个天花板在度拔高到一个顶峰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观众对于国漫的接受度明显调动起来不少,在此期间,不少漫改番剧都拿出来不错的成绩,例如腾讯动漫的顶流《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等,腾讯动漫也凭借几部作品,一跃而成顶尖的漫画平台之一。

在这些互联网文化巨头企业的夹击下,有妖气漫画上的多位原创作者“出走”,原本靠着数万原创作者发家的有妖气就这样走向了没落,例如上面快看漫画出品的《快把我哥带走》作者幽·灵,就是从有妖气过来的——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如果说画师的出走是有妖气没落的原因之一,骨干人员的流失与几度易主就是我所说的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羽毛。

2013年,有妖气四大创始人之一王小柱出走,同时创办了N次元原创漫画网,并且在当时带走了很多有妖气的编辑;2017年,有妖气创始人“妖气君”周靖淇与联合创始人兼COO董志凌也离开了有妖气。

而有妖气呢?在2015年,奥飞动漫就以9.0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有妖气,在2021年,奥飞娱乐发布公告,宣布哔哩哔哩已经以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有妖气漫画——过去了几年不到,有妖气的价值缩水就已严重。

如果你关注有有妖气的线月份,官方就已经表示在向哔哩哔哩进行资产转移,那时就已经有了关于有妖气关停一事的痕迹:特别说明的“此转移操作不可逆”。

作为ACG文化的重要分支,有妖气并入ACG网站并不会水土不服,尤其对象还是如日中天的陈叔叔的网站,哔哩哔哩漫画也是如今漫画界的头部平台,于情于理都没有什么问题。但这样一个引领时代的角色退场,总是会令人唏嘘。

可能未来的朋友们,会在某个哔哩哔哩漫画中的的评论区看见“有妖气”三个字,然后在机缘巧合下,通过这些网友们的评论,和过去的一批漫画读者小小的共情一下,最后感叹一句“时势造英雄”。

甚至这么说都不太准确,至少在目前看来,消失的只是一个“的网址,漫画还在作者还在用户还在,只不过集体迁移了一个地方,就像一盆被大家精心呵护的土培绿萝被转移到一盆“青春靓丽”的营养液里,没人会觉得水培会差到哪里去,但总感觉缺了什么。

合上《有妖气》这本书后,我关上了大脑图书馆的门,没理由的想起了福尔摩斯的这句话,就连当时陪在他身边出生入死的华生都不甚理解的这句话,我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